天使心 - 萬人見證錄

文題:衝破黑暗 向標竿開跑! 
莫儉榮 X 猛龍隊

(引言)
猛龍隊,乍聽以下,會想像是一群由彪形大漢組成的隊伍。
然而,「猛龍」取名是以「盲」及「聾」的諧音組成的。
這隊由傑青莫儉榮(Kim)創立,由視障及聽障人士組成的長跑隊決意走入主流,向社會宣告,感官障礙只是他們的局限,並不是他們的全部。他們肩負上帝給他們的呼召,讓社會能夠傷健共融,跑完那該跑的路,打完那美好的仗。


內文:

Kim六歲時做功課的時候,右眼的光明突然消失,開始他的獨眼生活。9歲時左眼患上白內障,12歲則被患有夜盲症的同學撞到頭,引致視網膜脫落,手術失敗後,連光明也看不到,自此與黑暗為伴。

小題:從寶座掉下來的王
「當我左眼還有幾成視力的時候,我在學校是很驕傲的,因為和其他同學相比,我的能力較好。同學要用手摸凸字時,我用眼看;又可以幫忙寄宿職員分派食物。『在失明的世界裏,獨眼的便是王。(In the country of the blind, the one-eyed man is the king.)』這句諺語完全反映我當時的處境。」

然而,Kim在完全失明後,他的驕傲隨即蕩然無存,時常被日常生活難倒。「在我過馬路的時候,完全弄不清楚自己是過了馬路的三分一還是一半,而我的同學可以分得很清楚。當我和他們一起過馬路的時候,我害怕到在馬路上狂叫,同學也被我嚇得心煩意亂,差點連累他們也過不到馬路。那時我覺得完全失明的人可以獨立生活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,因為生活真是一點也不容易。」

完全失明後,神為Kim預備了一個信靠祂的契機,就是讓他戒除自小養成的壞習慣。「我自小在獅子山下的貧民窟長大,母語是粗口。我老師常常責備我講粗口,他跟我說:『如果你可以戒掉,我請你吃一包生命麵包。』當時對我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誘惑,最後我答應了。為了讓我可以戒掉粗口,他鼓勵我去信耶穌,他對我說:『唱聖詩不代表信耶穌,要口裏承認、心裏相信才可以。』但當時我覺得這麼簡單便可以信主是一件很兒戲的事。」誰料兩個月之後,Kim竟真的沒有再說粗口,讓他覺得非常奇妙,所以15歲時決志信耶穌,17歲受洗。

小題:不合格的失明人士?
Kim在洗禮後決意一心信靠主,但他在信仰的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,身上驕傲的基因作祟,令他會懷疑上帝是不是選錯了自己失明。

「我身上沒有任何盲人的特徴。自小我母親為醫好我的眼睛,什麼方法也帶我去試,有次因誤信『神醫』,給我一些藥粉倒在耳朵裏七日,結果急性發炎,右耳失去了六分一聽力,左耳只有單聲道,所以我下雨天過馬路的時候會很害怕,車輛來的時候,我要側耳聽才可聽得清楚。我失明的朋友都有極佳的聽力,在巴士上睡着了,也能確切醒來,我只能倚靠問人才能下車。以前巴士還沒有冷氣的時候,我在窗邊憑聲音、氣味數站下車,萬一過站便糟糕了。」

那時的生活不禁讓他懷疑神是不是選錯了自己,但是隨着年紀愈大,他意識到一件事。他分享說:「如果祂讓一個軟弱的人失明,他會很辛苦,雖然我不適合失明,但祂給了我不服氣的性格。我沒有埋怨神,因為我會爭氣,有毅力,並學會順服,人又算什麼呢?當我奪得傑青、受勳時,我反而沒有了以前的驕傲,多了一份謙虛和淡然。」

小題:悲喜交集的「大三元」
Kim是註册社工,他在1999年連獲三獎:十大傑出青年、十大傑出數碼青年(Kim是第一位取得該榮譽的失明人士),又獲頒傑出殘疾僱員奬。他形容這是「大三元」,然而1999年對他來說是痛苦的一年。

「我有一位完全失明的基督徒好朋友,他英國游泳比賽取得了七面金牌,可惜他在1999年新婚後,接受不到太多轉變,覺得自己不能融入社會,有社會隔離感,於是那一年他燒炭自殺身亡。」Kim說這悲劇令他痛苦了好幾年,同時因要讀大學而負上一身債,連結婚時的龍鳳鐲及結婚戒指也賣掉來交學費。「當時我有心志,只要解決了生活上所有的問題,我便會致力服事殘疾人士;我會成立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是為了紀念他。我希望推動傷健共融,不希望這個社會有一條「殘疾村」,而是「共融村」,就如主耶穌降生也是憐憫和付出很多愛給殘疾人士,祂叫殘疾人士起來行走就是讓他們走進主流社會、推動傷健共融的典範。」

小題:與殘疾共生共存
「超越局限,平等貢獻,追求卓越」,就是猛龍隊所肩負的使命。「雖然我們殘疾,但我們要告訴社會我們不是只取社會的施捨。我們是一群願意貢獻的朋友,所以我們猛龍隊主力參加慈善的活動。我們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殘疾感到悲哀及難過,我們與殘疾共生共存。我們的口號是『看不見,聽不到,事情做得到。』」
Kim深明傷健共融不是口說那般容易,所以推動的第一步就是走出來,讓社會認識他們。「如聽障朋友沒有殘障的表徵,在社會上容易被忽略。我希望可以透過佈道,冀望得到有心人去支持我們的夢想,成立一個傷健共融的福音團契,讓更多人都可以接受救恩和福音的機會。」他說。

為推動傷健共融的訊息,Kim組織猛龍隊之時也遇到不少的困難,但憑着主要踏出第一步,始終能安然解決。「失明人士和聽障人士一同溝通絕非易事,為了溝通,我們一起用WhatsApp、Facebook,配合簡單手語作通訊。人和人的相處沒有不可能,只在乎願意與否。」

成立三年的猛龍隊是全世界唯一的失明和聽障組合,Kim認為這是一個神蹟,「我們在這三年是一個很大的見證。我們是為了慈善而去跑步,以及籌錢去幫助殘疾下一代的家庭,成立『富二代教育基金』,找專才教導殘疾人士的子女讀書,改變命運,解決跨代貧窮的問題。」

「弟兄們,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着了;我只有一件事,就是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向着標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」(《腓立比書3章13-14節)Kim堅定地說:「我的標竿是要打美好的仗。到我生命完結時,我會對世界說:『我不是空手與天父相見。』」



猛龍隊跑手 Julian
Julian在中國出生時已發現患有青光眼,當完成了首次手術時情況有好轉,然而,主診醫生因被鬥爭而未能完成第二次手術,視力逐漸衰退,十多歲時完全失明。

在1995年,Julian到美國讀書時受基督徒寄養家庭照顧,讓他開始接觸信仰。「他們一家每天都看《靈命日糧》、《荒漠甘泉》,我因而發現基督教的價值觀跟我認識很不一樣,生命滿有盼望,我也跟他們去教會,在他們的影響下,我在1996年復活節受洗了。」

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,Julian聽到了Kim的分享,因而加入了猛龍隊。參與猛龍隊的期間,他找到上帝給他的呼召。「訓練很辛苦,然而我們一隊人有同伴一起跑,互相支持,令痛苦轉移。長跑既是我的靈修,更是我個人生命的得着。《聖經》令我預見其中的困難,讓我可以做到更好,我會在長跑當中的領受的得着放在工作、學習當中,只要有勇氣走出去,神便給予我更多活動空間給我發揮。」

《提摩太後書》4章7節所說的: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」正是Julian跑步的動力,也是他回應上帝的呼召的答案。

猛龍隊跑手 家麟
家麟20歲時因深度近視導致視網膜脫落,經過反覆的手術下,現時左眼只有3%的視力,而右眼則完全失明。他在妻子的帶領下返教會,09年決志,讓家麟的生命滿有從上帝而來的救恩和喜樂。「信主後最大的轉變是被帶領的感覺強烈了,當年自己失明的時候,經歷了幽暗期,我是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,幸而在太太的支持下,認識上帝。」

Kim的出現如同家麟的知音,令家麟的心志更清晰。「我透過活動認識到Kim,他帶給我失明人士的生活態度,讓我有勇氣嘗試新事物。因為大家有共識要在盲人服務嘗試更多新事物,所以推動不同體育項目,當中包括長跑。」對長跑的感覺,家麟坦言是又愛又恨,「長跑當中最大的困難是他人的帶領,我們一定要有伙伴的帶領才有機會練習。長跑講求堅持,這令我們學習如何沉着面對辛苦。長跑那麼辛苦,有時也會問自己為何要跑呢?但有一群朋友和自己一起跑,亦讓自己有目標去進步。」

關愛共融大使 林淑敏Mandy

Mandy一向有參加長跑,因跟Kim同屬一個跑會而相識。「我從Kim那裏得知猛龍慈善跑的活動。我覺得這很難得,因為失明人士生活得並不容易,但他們卻為其他殘疾人士的子女籌措讀書的費用,我想讓大眾知道失明人士是和正常人士一樣生活的。」
Mandy主動提出為Kim尋找更高知名度的藝人去為猛龍隊的活動宣傳,然而Kim堅持只要Mandy作他們的關愛共融大使,令Mandy深受感動。「我不會對他們有任何輸贏的期望,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有這一群人的存在。他們不需要我們的同情,我們只要給予支持,不要加插自己的角度進去,我們是要給予他們尊重。」

除了宣傳外,Mandy亦會身體力行去參加。「神也有祂的安排,6月8日在我家附近的場地跑,我沒有理由不去支持參加,我也會鼓勵其他人去,因為這是值得讓大家支持的活動。」

猛龍隊由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有限公司成立,是一隊由視障及聽障人士所組成的長跑隊。香港傷健共融網絡將於6月8日(星期日)舉行康健集團25周年猛龍慈善跑,賽事分為三公里及十公里,所有捐款支持「富二代教育基金」,幫助殘疾家長的子女提供學業輔導和其他學習機會。詳情及報名請登入:http://hknpis.sportsoho.com。

了解本會資訊,可登入以下網址:www.inclusive.org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