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金支援教師指導 女生再親殘疾父母 (轉載自 明報 8月20日)

(特寫)

基金支援教師指導    女生再親殘疾父母

失明註冊社工暨『富二代殘障家長子女敎育基金創辦人莫儉榮指出,政府或私人機構都很少關注殘疾家長的子女,希望基金可關注他們的成績和成長。左為受助人妙瑩。

「二一如二、二二如四、二三如六...」二年級學習乘数表,你還記得誰跟你一起背誦嗎?這可能令你勾起父母那時嚴肅的面容,但即將升上中四的妙瑩,回想背乘數長日子,只可對着妹妹妙姿背誦,父母也想聽她念,可惜有心無力,因爲雙親皆是聽障人士。

雙親聽障    女兒問父母功課費力

聽力正常的妙瑩想起小時候,遇到中文字不懂寫,只可用口形詢問父母,她先要慢慢地説出,還注意要把嘴巴張得大大的,令父母容易猜到,但漢字有太多同音字,有時也會猜錯,如「泰」字會誤爲「太」,父母可能要嘗試數次才知道女兒説的字,漸令妙瑩失去問父母的意欲;加上她小時候不擅手語,又不懂寫字,較難與父母表達内心想法,「很多事情都不會跟他們説」。

中文以外,妙瑩小學時其他學科成績都不太好,小六時連英文「kitchen (廚房)」也不會寫,更遑論寫較長的英文句子,升中因環境轉變,亦常鬱鬱不歡,更會無故哭泣,但性格内向,没人可訴。父母偷看日記,才知道女兒因何事失落,卻不知如何安慰。直至母親在教會得知「富二代殘障家長子女敎育基金J,專向殘疾父母的子女提供上門補習和其他支援,補習教師惠儀便於5月開始爲她們補習,

情况才有改善。

補習後   女兒想改善與父母關係

惠儀憶述,初見兩姊妹兩三次時,她們都很少甚至不説話,惟她不斷釋出善意,在學業以外主動關心她們,如家庭關係及校園生活,終見成效,現在妙瑩已敢於向惠儀敞開心扉,但仍容易對多人的環境感不安,如有次她們上街買書,妙瑩全程都低着頭且走得很快,身體微颇,付款時更没發一語,較怕和陌生人説話。惠儀又説,觀察到她與父母的關係疏離,有時態度語氣差,有時更「好像不想跟他們説話」,故多次用自身經歷提醒`妙瑩應如何對待父母,令妙璧想改善與他們的關係。

失明人士發起   望解決跨代貧窮

「富二代殘障家長子女敎育基金J發起人莫儉榮是失明人士,亦是註册社工,有感社會忽視殘疾人士經常遇上的家庭或親子問題,特成立基金,期望政府及公衆關注,也望藉此解決跨代贫窮明報

記者:黃津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