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疾家長 vs 健全子女 敞開心扉學溝通(轉載自 經濟日報 C5版 親子廊 8月 20 日)

殘疾家長vs健全子女

敞開心扉學溝通

 

健全兒童,平常怎與殘障家長相處,相信旁人實難以代入其中,了解箇中生活點滴;然而-若你用家長的角度-想想自己單是指導功課也可遇上不同難題,殘障家長面對的挑職可想而知。

班父母都是殘障人士的兒童-在上周日2015816日)參與 個「凸字瓷親子工作坊」,製作暗藏密碼的陶瓷作慈善拍賣為同路人籌款。.

 

由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成立的 「富二代殘障家長子女敎育基金」,專門幫助傷殘人士的家庭,協助健全子女的學習需要,像提供功課輔導,舉辦不同興趣班,增加這類家庭彼此的社交聯繫,現時基金正在幫助 24位兒童。該組織於4年前成立,主席莫儉榮是社工,跟太太均是失明人士,子女亦大學畢業,他期望透過基金,幫助這班來自基層,父母有殘疾的兒童,先解決日常功課難題,以知識改變跨代貧窮的命運。

當天約有6個家庭參加工作坊,並不是所有人願意出鏡,記者跟當中的兒童談家庭生活,部分也不太情願。莫儉榮説,隨着孩子年齡稍長,是否勇於在人前面對父母的殘疾,以及殘疾家長怎面對子女的校園生活,也是一種挑戰。「我(以前) 夠膽每天接子女放學,面對老師。不過很多殘疾家庭,是子女不願意父母見老師,叫親戚去見……我常常輔導家長不能逃避,定要自己去面對學校。」他覺得升小學後開始有意識。 更要盡早從生活引導接受父母殘疾; 另外,功課也是共同面對的問題: 「有時我連大仔無交功課都不知道 ……我會敎孩子將功課讀出來:平常會叫他們幫我寫支票,透過生活,他們像幫我,我其實也是敎他。」

了解父母需要

8歲的健文,跟來港約兩年的新移民媽媽一起參加工作坊,兩母子首次做陶瓷表現興奮,每一步驟都非常有默契。健文爸爸在他未出生時因視覺神經受壓引發失明,基本上外出範圍只有屋企附近的公園,多由兒子陪同,加上糖尿病易累,更鮮有外出。「得閒先去公園玩一陣……」訪問時,健文很乖巧,答問小心翼翼, 頻説自己少玩玩具:「我多做運動. 自己一個人對牆踢波。有需要先買學校要用的文具。」媽媽多年以來只在幼稚園買過一架單車給兒子:「有個仔咁乖.很感動。」平常為爸爸夾餸、遞水,亦幫忙做家務。問他是否覺得爸爸殘疾,不能頑皮自覺要乖?他頓了一頓:「我間中都提自己要乖」媽媽鮮有帶兒走出自己住宅外的社區,直言不識字搵路很麻煩: 「他爸爸外出很麻煩。如果問路,人家未必願意答你。我都想他見識多啲’不過……」眼腔紅紅吐着一字一句,健文默默望着。基金安排補習給健文近一年,她説起逭點最滿足: 「由七十幾分攞到八、九十分!」

16歲的妙瑩從小已跟朋友説父母均是失聰:「他們都係人,不應該因 :為他們聽不到,覺得他們有問題。我唔覺得丢架,係媽媽自己覺丢架。」 踏入青春期.她直指自己脾氣差,加上不能直接用言語溝通,令雙方誤會更深。近年需要找社工幫助。「係我情緒有問題•好像一早叫我起身會敲我塊臉,我唔鍾意。」事實上,失聰的父母,一直都以身體接觸幫助溝通,只是踏入青春期的女生覺冒犯:

「朝早真是會發脾氣……社工怎敎? 叫我多體諒。」她坦言父母的身體障礙真的影響彼此溝通,而自己的手語不算好,不能直接表達想法,易生誤解:「會多寫字溝通。曾試過媽媽整個月也不理踩我,是我主動和解。」 不過,她從不埋怨有失聰的父母:「是我有較多情緒問題。社工有開解我,敎我要有時候先冷靜下來,覺得都有用。其實我都大個咗,識控制情緒,對他們又體諒多了……」

匙羹點字藏密語

主席莫儉榮補充,網絡透過定期家訪了解每個家庭需要,協助家庭有更多相處機會:「不是一齊住,便懂相處,同一屋簏下,是否真正溝通?有位父母是聽障的孩子説:回家便關門開大收音機,原來他很怕無聲音……,我們會敎父母,不能因為自己聽不到,而令家無聲!不妨多叫親戚到訪,令屋企熱鬧些,就算你聽不到他們吹牧童笛,你睇得到他們怎吹,都可以叫他們吹,你都要做『聆聽者』。」他説•當自己孩子仍小時,同樣會跟他們親子閲讀:「我睇不到,他們可以讀給我聽!我失去視力.並不是令孩子 失去視野!.J

是次工作坊由大陶工作室陶瓷藝術家羅士謙及其團隊義務協助,敎導各家庭在短短3小時做陶瓷羹,簡單的步驟,讓一眾家庭初嘗做陶瓷樂趣。工作室會於兩星期後完成燒製,部分作品於11月份拍賣為基金籌款- 而這個凸字瓷羹,上面的點字便是小小的密碼,由用者發現。「匙羹是第一種我們接觸的實用餐具,由父母餵我們食粥仔……當老人家需要由人用匙羹餵食,這個匙,陪了我們一世人。」 羅士謙如是説。

用匙羹這個循環 我們人人嬰兒時代也有福氣享受過。然而,待父母年老,又可有耐性餵他們每一口?來自殘疾家庭的兒童,或許在成長過程,要用上更多耐性幫父母,甚至是自己一把,你可願意摸一下那匙羹暗藏甚麼字?妙瑩那隻,是Happy -- -願意樂觀面對自己,就是快樂的開端。

 

順時方向:

1.      香港傷健共融網络主席莫儉榮,得妙螢協助一起完成陶瓷羹。

2.      大陶工作室陶瓷蘩術家羅士嫌為各家庭講解點字不同的詞彙。

3.      8歲的健文,跟媽媽相當享受做陶瓷羹,他在羹點上自己的名字。過去一年他接受「富二代殘障家長子女教育基金」的功課輔導服務,令成績大有進步。

4.      按個人心水設計不同陶瓷羮形狀,小朋友的創意果然澎湃。

5.      完成陶瓷羮的基本形狀•先用紙畫想要的點字,然後再印在泥面,慢慢用牙簽拮。

6.      從小不畏於朋友面前,說出父母均失聰的事實, 妙瑩覺得此刻與父母溝通出現問題,更多源於自己的情緒,遂主動找社工找解決方法。

7.      8歲的吳凱琦,父母均失聰,從小已學會讀唇,用手語跟父母溝通,亦成為父母跟學校師長溝通的橋樑,由她當繙譯。吳太除了學校講座,基本上所有活動都會参與:「我有跟其他家長满通,他們很明白。」